相关推荐

浏览器版本过低,请升级浏览器
收藏

黄小建雕版印刷及饾版拱花绝技

hzhwdl
1 粉丝
详情
2008-07-03 00:00:00上传
傳統木版浮水印藝術的發展與探索 作者 黃小建 長期以來,木版浮水印在人們印象中只是一種複製的藝術,通常浮水印工作者對美術作品進行複製時,使用與原作相同的墨色、顏料以及紙張。通過浮水印工作者對原作的分析和理解,分別刻出多套色的“套版”,又稱作“餖版”。然後印刷者用浮水印方法,即在宣紙上噴上水霧,套印出與原作精確逼真的複製品。有時甚至可達到以假亂真的地步。正如歐洲著名印刷家說的:“世界版畫藝術中,如中國木刻彩色浮水印畫一樣完全依賴於印刷者對藝術的共鳴與心領神會的,實無其他可比。”可見中國木版浮水印畫的技藝高超與精湛。 木版浮水印是迄今為止唯一綜合中國四大發明中的印刷術、造紙術兩項融合在一起的傳統藝術。雕版版畫最早可追溯到西元868年以前,在敦煌發現的《金剛經》中,首先以圖像的形式,表現在書籍中,開創了木刻繪畫的先河。以後經過藝術水平與技巧的進一步發展、創作題材從宗教逐步擴展到各個領域,如山水、花鳥、人物、動物等,表現形式也多種多樣,以人們的日常生活、藝術感受、審美情趣為主要表現形式,展現出各歷史時期特定的風貌。到了明清,木刻版畫以及藝術成就達到了中國歷史上的頂峰時期。這一時期的木刻版畫,無論是藝術的質量和數量都超過了過去幾個世紀,而且也多為後來所不及。 現僅存的《蘿軒變古箋》、《殷氏箋譜》及《十竹齋畫譜》、《十竹齋箋譜》都是這個時期的代表作。在這些作品中先人們首先用套版(即餖版)的方法以多層不同彩色的版片,套印在同一張紙上,版片從二、三塊到幾十塊不等。這就是以後發展的木版浮水印的雛形。由於藝術表現形式的裝飾性和生動性,它的功能從書中插圖進而發展到浮水印信箋中,使中國書畫家又增加了一種喜愛的藝術紙張。 胡正言的《十竹齋箋譜》中第一次運用了“拱花”技術的印刷方法。所謂“拱花”,就是以雕花版片,施加壓力在紙上造成浮雕的花紋,這一技術就是中國印刷術的又一發明,給印刷史添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迄今還常為業內人士津津樂道。 隨著現代化文明的進程,更先進的西方印刷設備取代了傳統的手工藝,傳統的書信形式已不太適應當今時代。木版浮水印以及浮水印信箋這種傳統的藝術也處於尷尬的境地。寫信的人少了,特別是寫毛筆字的人少了,那麼信箋的使用功能就不那麼重要了,信箋功能不重要,浮水印信箋的欣賞者自然也少了,這是擺在浮水印工作者面前的嚴峻的現實。 我在多年從事木版浮水印的工作中,深深感受到要改變木版浮水印的現狀,就必須從改變其功能上下功夫,即把傳統的浮水印信箋形式,通過創作,改變成單幅的版畫。應該說我們的祖先留下的信箋中,每一幅拿出來都是很精美的藝術品,而他們卻不經意地把它們集中在一起,湮沒在信箋中,作為輔助品在使用。為了書寫者方便,把信箋紙上的圖案印得很清淡,為了迎合書信者的口味。通常把圖案壓縮在左下角或右下角。所以許多人甚至還不知道有這門藝術存在,我通過這幾年的努力,正在逐步把這種信箋形式轉變成單獨的藝術作品,這樣能夠展示給更多的觀眾,也避免了局限性。隨著功能的轉變,它的生命力也隨之延長。 為了傳承這一技藝,我們必須在作品的創作上下足功夫,盡可能達到清新高雅、精彩奪目,使其散發出誘人的光澤。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源遠流長,“憑地造就天工物,任由後人常推敲”,這就是我的追求。我們一定要拿出經得起子孫後代推敲的作品來,把木版浮水印這門藝術打造成類似於日本浮世繪式的傳統中國版畫,讓它藝術生命力綻放出絢麗的光彩,而不僅只是傳統意義上的複製藝術。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