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推荐

九宫奇局 01

在妹文化
809 粉丝
详情
2020-09-28 11:49:57上传
民国4年秋,吴淞镇遇罕见火灾,民众流离失所,时局动荡,包藏祸心者伺机盗抢行凶,以至鱼龙混杂的吴淞镇陷入一片混乱。 镇上火后现场,镇民正在清理废墟灰烬,义庄仵工吴云根带着徒弟柳归元行色匆匆,从火后现场经过。柳归元在废墟边遇到一个饿得虚弱的孩子,从身上掏出自己的随身干粮给孩子吃,并安慰孩子。此时,传来嘈杂叫喊声,一个男子手抱一个包裹奔逃而来,几名老弱妇孺则在不远处哭喊追赶。 柳归元抬脚欲追,吴云根却已闪身而出,脚下疾步如飞,那男子一边奔跑一边兀自回头查看追赶者,却不防吴云根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动作麻利地将男子制服。柳归元从吴云根手中接过包裹,还给失主,镇民一片称赞。 某青砖祠堂前,保卫团团长陆悦戎在日头下一边不住擦汗,一边焦急等待吴云根师徒的到来。 原来日前大火,镇上乡绅顾伯颜带家眷逃离火场,却在途中折返,之后下落不明,顾家四处寻不见顾伯颜,仅听镇民称曾见顾伯颜在顾家祠堂附近出现。顾家祠堂因以青石搭建,甚为牢固,因而未毁于大火,但却未见顾伯颜的尸首,故此来保卫团请陆悦戎报案四下寻人。 吴云根师徒赶到现场后,仔细勘测了现场,似乎发现了些什么。落魄乡绅少爷石乐志一贯爱凑热闹,得知后闻讯而来,凑在人群间发表高论,称事发当晚混乱,镇民目击之事未必可信,许是看走了眼也未尝可知。 吴云根让保卫团团众相帮将祠堂供桌边一块区域清理扫净,又请老郑着人找来一匾芝麻和一些焦炭木料。 石乐志见此手法似曾相识,却一时记不起是什么用途,在一旁自顾叨叨。此时,属下来报,称陆悦戎爱女陆香邑所乘船只将抵达港口,陆悦戎急于去接爱女,当下催促吴云根尽快了事。 吴云根却不紧不慢,先在青石地面上生火烤灼了一袋烟的功夫,随即命柳归元将芝麻均匀地撒在方才烤热的地面上,众人皆不知吴云根用意。等了片刻,柳归元用一扫帚轻扫地面上的芝麻,一些芝麻被扫去,余下的芝麻竟形成了一个人形。 吴云根称,祠堂内外不通风,且存有大量布幔、木器及香烛,因而大火时形成了爆燃,其温度远高于通常大火的数倍,顾伯颜回到祠堂正遇上了爆燃,因而尸骨无存,但人体的油脂却附于青石之上,烤灼之后黏住了芝麻,故而形成人形。 正在此时,预备清扫地面的柳归元却发现,在顾伯颜的人形旁尚有些芝麻未曾被扫去,似是一只人手的形状。经过清扫和如法炮制后,众人惊愕地发现,除顾伯颜外,自祠堂供桌到祠堂门口的青石地面上竟还有五个依稀可辨的人形。 众人见状颇为惊骇,连一旁烦躁不安的陆悦戎也关注起来。吴云根沉思片刻,请团副老郑带人找来六块红漆门板。石乐志此时带人抬来两坛酒糟和老醋,称既要重现洗冤录,如何又能少了这些,并指吴云根的手法乃当年宋朝提刑官宋慈所创云云。 对石乐志的显摆,吴云根不以为意,着人扫去人形上的芝麻,洒上酒糟,重新烤灼地面后又将老醋喷洒,之后将门板一一覆盖其上。稍倾,掀起门板,门板上出现一个个清晰可见的熏蒸晕痕,皆是死者死去时的肢体形状,顾伯颜的头部明显有伤口和流血的痕迹,疑似被人击伤头部而死。 顾家亲属中有人认出其中一个腿脚长短不一的人形正是顾家二少爷的手下侯三。顾家众人忆起,顾伯颜途中折返时,顾家二少爷也不知去向,之后清点家眷人数,发现包括侯三在内的五名家丁下落不明,而这五人皆是顾家二少爷的心腹亲信。 顾家二少爷面有慌张却故作镇定,称此自己当日只是走散,这五人行径亦与己无关。说话间,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背,吴云根眼疾手快,上前一把撕开顾家二少爷后背衣衫,其后背有一片燎伤,下重上轻。吴云根称,此伤系背对爆燃逃离时,被热浪燎伤所致,陆家二少爷拼死抵赖不认。 此时,保卫团团众收起门板,无意间顿落在青石地面上,柳归元耳畔聆听,眼前闪过祠堂地下环境,发现供桌地下有空穴藏物。吴云根着人掘开此处,发现两箱黄金。 陆悦戎在一旁见到黄金,当下两眼放光,吴云根见状称此案当是谋财害命,黄金为涉案赃物,查明真相前当由保卫团暂管,若黄金无主,则理当充公云云。顾家二少爷闻言暴跳如雷,称此黄金乃是父亲顾伯颜所藏之家财,而顾家大少在南京自立门户经商,按理此黄金应当归属自己所有云云,言语间颇有怨毒。 吴云根闻言笑而不语,其余众人听后也大致明白了究竟,顾家二少惊觉自己失言暴露,当下夺路而逃,慌不择路投水逃遁,柳归元追至水边止步,脑中回忆起儿时溺水情形,失控抱头,吴云根追上,以银针刺穴安抚柳归元,此刻冯掌柜胞弟却溺水,原来其并不识水性,待陆悦戎率部下追上将其捞起时,冯掌柜胞弟已是半死。 此时,船只靠岸,陆香邑自舷梯走下,身旁跟着女保镖沈潇。陆悦戎见爱女喜出望外,陆香邑见码头边混乱问及原由时,陆悦戎借机炫耀,陆香邑因此注意到岸边的柳归元。 镇中某处正在清理重建房屋,众人用绳索架设大梁,却因绳索意外断裂将大梁摔于地下,大梁落地部分开裂,露出一具干尸,遍体长满植物绿芽,其状极为诡异。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