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推荐

九宫奇局 22

锁儿0815
627 粉丝
详情
2020-10-14 11:49:58上传
四人在矿坑发现深埋坑壁的吴云根,气息早已断绝,柳归元悲痛不已,正欲设法将其尸体取出时,矿坑深处却传来异动,继而产生塌陷,四人匆忙逃出才免于一劫。 陆府,徐跃亭不请自来,单刀直入地对陆悦戎说明来意,称自己早已知悉九龙锦衣卫和九宫秘库之来龙去脉,若陆悦戎愿意与自己合作共谋大计,事成之后愿意将九宫秘库中的秘藏分一半给陆悦戎,见陆悦戎迟疑,徐跃亭又提出,届时自己在吴淞镇的产业也将全数归于陆悦戎名下,并许诺将来会通过自己在社会上层的关系,保举陆悦戎在上海市区谋得高位。陆悦戎听闻后面有喜色,当即应允,但也表示自己仅持有八卦铜匙中的“兑卦”铜匙,其余七块并不在自己手中。 徐跃亭表示自己清楚那七块铜匙的下落,只要陆悦戎答应合作,一切都好解决,陆悦戎点头连连。 送走徐跃亭后,陆悦戎不禁冷笑,继而召来团副老郑,令他安排眼线监视徐跃亭的举动,同时也留意义庄附近的动向。 徐跃亭返回途中,被林凤儿拦住去路,林凤儿质问徐跃亭之前大牢灭口之事,徐跃亭则笑称这是人之常情,若林凤儿将自己供出,说不得要添不少麻烦,如今林凤儿安然无恙,自己与林凤儿仍旧可以互商交易云云。林凤儿见其无耻,又念及罗广坤所提徐跃亭之背景,当下佯装无奈,称自己愿意再入陆府盗取徐跃亭所需之物,但酬金必须翻倍,以为安抚,徐跃亭满口答应,两人相约翌日在码头某处见面交易。 两人相谈期间,保镖沈潇途经路过,见两人相谈甚欢,不由对林凤儿心生怀疑。 林凤儿赶回罗广坤家中,途中遇到石乐志,正欲将自己打算诱捕徐跃亭的计划道出,却见陆香邑携沈潇而来,柳归元及罗广坤紧随其后。 沈潇将之前所见说出,指责林凤儿明知徐跃亭身份却依旧与之私会,怀疑林凤儿另有私心。林凤儿欲解释,却见柳归元、陆香邑两人面带疑色地盯着自己,石乐志也是一脸半信半疑,罗广坤虽无疑色,但却也不言语。林凤儿见此情形,心中不由顿生逆反,也不解释,冷笑而去。 林凤儿行至某处,突觉有人跟踪,设法反追踪时,却遭人偷袭,被迷香弄晕。 柳归元与石乐志暂在罗广坤家住下,其间颇爱杂学的石乐志向罗广坤求教有关奇门遁甲及九宫八卦的学问,罗广坤也不藏私,点拨教导,石乐志本就对此有所涉猎,加之悟性颇高,短短时日内进步斐然,令罗广坤不由暗暗惊叹。 三人分析追查杀害之前六人的真凶,石乐志认为是徐跃亭所为,柳归元却觉得以徐跃亭的势力若要取得八卦铜匙断不用如此大费周章,但与九龙锦衣卫相关之人,除徐跃亭外,只有罗广坤和陆悦戎两人,陆悦戎是个粗人并无能力策划如此复杂的杀人案件。罗广坤笑称,如今唯一最有嫌疑的就是自己,石乐志摇头称,罗广坤虽博学,也有几下身手,但其脚力并无过人之处,之前案件中的情形来看凶手必定在脚力方面极佳云云。 柳归元听得此话,心中不由想起吴云根一直脚力极佳,连自己这样的年轻人都望尘莫及,但脑中又忆起吴云根在矿坑中的惨状,不由连连叹息。 林凤儿在一座小屋内醒来,发现自己手脚被铁索紧锁,屋内空无一人,一旁放着几把看似用以剥皮剔骨的利刃,惊觉自己可能是被一直藏于幕后的真凶绑架。因为一直行走江湖,为防遭人暗算,林坎生与林凤儿曾服用一些对抗迷药的药物,久而久之对迷药产生了一定的抗药性。林凤儿猜测,凶手一定没有料到自己能在短时间内苏醒,故而才将自己锁在此处,腾出空来去安排其他事情。 虽全身器械均被搜走,林凤儿的鞋底夹层中依旧藏有一根细针,并以此解开铁链锁扣。正欲离开时,林凤儿注意到屋内虽然摆设简陋,但屋角却有一个厚重的箱子,林凤儿撬开箱锁,在其中一个木盒内发现了之前被害人丢失的五块八卦铜匙,当下喜不自胜迅速收好,继而自窗口溜之大吉。 因罗广坤之前讲解九龙锦衣卫及九宫秘藏典故,加之之后研习奇门遁甲九宫八卦,石乐志对其间讲究颇为痴迷,但柳归元家祖未留下口诀一事令石乐志始终如鲠在喉,时常探问柳归元是否有相关记忆,并对柳归元所戴的九龙玉佩反复端详研究一无所获。 某日,柳归元在院中如常正吹着柳笛,石乐志循着笛声走出,怔怔地看着柳归元,突然狂笑不已。

评论区